“反嚼”能有几多滋味?_意义

编辑:论文交流网发表日期:浏览:1

论文导读::现如今,影视作为一种媒介已经越来越深入我们的日常生活。流行趋势,道德取舍也便以这样一种视觉的形式进入了人们的思维。电影,电视剧已然成为人们的一种精神食粮,人们渴望在娱乐身心的同时更多的得到具有思想价值的养料。在电视剧的领域里,有这样一种剧作形式,它很引人关注,但同时也引起了广泛的争议,这就是时下大肆盛行的“翻拍剧”。本文正是通过对时下几种类型的“翻拍剧”进行分析,来深入探讨国产“翻拍剧”的价值和意义。
论文关键词:翻拍剧,价值,意义
 

顾名思义,“翻拍剧”就是将原已成型的剧著稍加改动,重新搬上荧幕,使之变成新剧的一种形式。由于“翻拍剧”是在原有剧目的基础上改编而成,所以它的思想性和创新性就引起了人们普遍的质疑。其实前人早就对“翻拍剧”的类型做过归纳,“在国产电视剧翻拍的众多作品中,可以大致将其归结为两类:一类是由曾经是全国人民耳熟能详的老电影翻拍而来,例如:《小兵张嘎》、《铁道游击队》等;另一类是对老版经典电视剧的重新制作,比如;《夜幕下的哈尔滨》、《射雕英雄传》、《封神榜》、《又见一帘幽梦》等。” [1]近几年来,翻拍剧在题材上更加广泛,技术上也更加精湛。除了司空见惯的武侠、言情剧、老电影、红色经典等的翻拍,现在又有一些制作者瞄准了外国影视剧,如翻拍美剧《丑女贝蒂》,翻拍韩剧《妻子的诱惑》等。对于最近播出的一些翻拍剧,我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做了进一步的探究,总结出了现阶段国产“翻拍剧”的几种主要类型,并试图通过对具体类型进行分析进而思考国产“翻拍剧”所具有的价值和意义。

一、经典剧的翻拍——失味又混乱的观后感受

经典剧以其独特的艺术性与深刻的思想性影响着观众,而翻拍后的剧作大多缺乏新意,常常在遵循原作与创造新意之间矛盾徘徊,以至于造成了影片表现意境的混乱,往往既失却了原作的韵味,又未能创造新的境界。翻拍剧常常为了迎合当下观众的欣赏趣味而对原作进行改动,它们或任意删改剧情,或删添主要人物,或加入了诸多情爱戏、性爱戏,然而这样的做法结果常常是既未赢得观众的青睐,又亵渎了经典作品,常常引起观众极大的愤慨。我很纳闷,既然翻拍经典剧有如此多的风险,那为何众导演还乐衷而为之呢?近期我终于找到了答案,在一篇名为《翻拍剧缘何成为创作主流》的文章中,作者认为翻拍经典剧是“借助已有的剧作的名气,翻拍可以降低前期制作和宣传成本,实现利益上的最大化”[2]“利益”这个词一出现意义,我便豁然开朗了。这让我想起了一个很生动的反面“教材”,那就是近来电视台与数家影视公司合作翻拍的古典四大名著之一的《红楼梦》。在剧作还没有开拍以前,各种炒作之声就甚嚣尘上,甚至还举办了一场名为“红楼梦中人”的选秀活动。然而,等真正的大剧“掀开她的盖头”之时得到了却是众多的质疑与谩骂。首先引起观众不满的就是演员的选择。对于演员在剧中的重要性问题,很多人都与我有同感,“翻拍剧”中的演员“他并非像原创剧中的演员形象,可以随意供观众去定位。翻拍剧的角色,已经被观众定了型,新的演员必须配合观众的审美和符合剧中角色的气质”。[3]我之前看过老版的《红楼梦》,头一段时间看过红楼选秀,最近也看了几集新版的红楼梦,真是不得不由衷的感慨导演在剧中的巨大作用。我觉得老版红楼梦的导演真的是火眼金睛,能从千千万万的俊男靓女之中选出最切合原著的演员。陈晓旭饰演的林黛玉,真的是“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而张莉饰演的薛宝钗也丝毫不输《红楼梦》原著中“只见脸若银盘,眼同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话而翠,比黛玉另是一种妩媚风流”的刻画。贾宝玉的纯真与多情,王熙凤的干练与泼辣,贾母的富贵与慈祥,仿佛每一个人物你都能从老版的红楼梦中见到原著中修饰的话语。然而,到了我们的红楼选秀就成了另外一番景象了。不得不承认,以这样一种选秀的形式海选剧中演员,的确为新剧在开拍之前就调足了观众的胃口。也许片方的出发点是好的,想将选择权交给观众,这样既提高了影片的知名度又能很好的尊重大多数观众的审美需求。然而,真正交出新剧名单的同时,也给了观众一记响亮的“耳光”。最终的宝玉和黛玉的人选并不是选秀节目中人们所期待的人,而是另外的演员。因为导演换了人,所以新剧也便来了一次“大换血”。在我看来,宝玉和黛玉的人选其实还是蛮能体现名导李少红的文化底蕴和艺术气质的,只不过也许是不想背上愚弄观众的罪名,所以换了“半管血”,保留了一些选秀节目中参赛的选手。最让我疑惑的,就是将原来自荐演宝钗的姚笛换去演了王熙凤。姚笛的气质很雍容华贵,从容淡定,让这样一个女子去诠释凤辣子的泼辣与干练我想这注定是一个巨大的失误。所以,新剧开拍前轰轰烈烈的这场为利益而为之的选秀也就必定成为观众的一大笑柄。其次,新红楼梦中的人物的服装和表演也是观众的一大诟病。我宁愿相信是导演的“特意安排”,可以将慈祥富贵的贾母变成观众眼中的“黑山老妖”,可以将丰韵飘逸的秦可卿变成观众眼中的“蛇妖”,还可以将精明聪慧的王熙凤变成观众眼中的“妖媚蛊惑女”。之所以有这样的评价,我想除却服装的“功劳”之外,演员对角色的把握也有相当程度的欠缺。我不知道是否新红楼的演员们都把曹雪芹的《红楼梦》读上过几遍,我只觉得他们对角色的揣度并不十分的到位,包括动作、神态、语气等等。最后,新红楼所谓的“尊重原作”的结尾,我想也是观众所无法理解的,那就是——黛玉的裸死。我不明白这样拍摄的用意是什么,并不是我对裸死有什么偏见,只不过我觉得这种噱头实在是没必要。难道是导演觉得让黛玉裸露香肩就可以赚得观众的期待和喝彩吗?我想这也太低估大众的审美了。所以,纵观类似新红楼梦的经典剧的翻拍,到头来取得“雷声大雨点小”,“期待多掌声少”的效果也不足为奇了中国学术期刊网。

二、现代言情剧的翻拍——价值观的错位

我想,在众多的剧种中言情剧应该是最有观众缘的,无论少年、青年、抑或是中年,对言情剧都有一大批的热衷者。提到言情剧的翻拍,芒果卫视可谓首当其冲,《还珠格格》、《一帘幽梦》、《一起来看流星雨》等都是其作品。暂且不提琼瑶的佳作,因为新剧也都是琼瑶操刀改编的,所以人家的作品怎么改都是人家自己的事情。我想主要以改编自日本漫画的《一起来看流星雨》为例来谈谈现代言情剧的翻拍。这个日本漫画有许多的改编版本,一个在现代依然经典的“灰姑娘”的故事,成就了一个又一个爱情的神话。芒果卫视打造的《一起来看流星雨》在经典的爱情故事的基础上加上了很多现代的“元素”:富丽奢华的学校、稀有名贵的跑车,华丽多彩的服饰等都成为了新剧的卖点。有人认为,这新剧的卖点可以看成是“把四个人的家庭背景做了“民营企业家”、“医生”等修改意义,使其更符合大陆观众的生活环境。” [4]对于这种观点,我不甚认同,也许“民营企业家”“医生”的头衔很符合大陆观众的口味,但他们生活的环境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称之为“符合大陆观众的生活环境”的。自《一起来看流星雨》播出之后,很多家长都抱怨自己的孩子因为看了此剧养成了很多奢华的习惯,热衷于追逐名牌,耽误学业。这种现象旋即引起了大众的广泛讨论,也引起了我对我们大陆的改编现代言情剧的思考。也许导演通过这些现代的“元素”抓住观众的眼球以求得更好的诠释“现代灰姑娘故事”的想法很符合当代的流行趋势,但过多过繁复的渲染就有了喧宾夺主的嫌疑,使得年龄偏小的观众歪曲了导演的想法,更多的将目光点投注在物质的方面而忽略了言情剧言情的主要目的。现代社会,人们的价值观处在动荡时期,很多原来耻于表露的价值观念现在得以赤裸裸的呈现于大众的面前:“拜金女”、“宝马女”、“富二代”这各式各样的由金钱垫底的名号被现代人越炒越热,金钱的地位被现代人重新定位,这无疑会荼毒到涉世未深的青少年。作为现代人了解社会,了解时代的媒介,媒体所担当的重任无论如何不可低估更不可脱卸。现代都市言情剧除了给观众以现代感,我想言情才是其主要应该表达的主题。可是,看了《一起来看流星雨》之后,我对剧中的青春偶像感兴趣,对富丽堂皇的建筑感兴趣,对剧中人使用的手机、跑车、笔记本感兴趣,唯独从没有关注过剧情。我们当初看台版经典改编剧《流星花园》的时候,纯粹是被剧情所打动,至于主角住的家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开的是什么名车,穿的是什么名牌,我们一概没有印象,所记的的只是道明寺的霸道与固执,杉菜的纯真与坚韧,花泽类的温柔与诗意以及爱情的单纯与美好,友情的坚固与珍贵。我想这些才是一部好剧所应该突出表现的内容,一部言情剧应该以情动人,给观众留有余思,进而思考自己的生活。现代的元素并不能取代人们对价值观的关注,一部价值观错位的言情剧只能让观众产生反感。所以,很显然的诸如《一起来看流星雨》一类的现代言情剧在著眼点上就错了,“流星雨”也就真的像流星雨一样,一闪而过,只存在了一瞬,只散发了一瞬的光芒。

三、外来剧的翻拍——尴尬的嫁接

美剧和韩剧在国内盛行很久了,近期国内又有了翻拍美剧和韩剧的风气。翻拍自美剧《丑女贝蒂》的《丑女无敌》,翻拍自韩剧《妻子的诱惑》的《回家的诱惑》都是其中的“佼佼者”。以前看过韩剧《妻子的诱惑》,128集的超长篇幅我看的却津津有味,并未觉得长篇累牍。韩剧的魅力就在于将生活的气息原汁原味的涂染于作品之中,使观众在深入剧情的同时产生一种认同感,同时剧中配以优美的音乐,时尚的服饰,打造出品质卓越的影视作品。《妻子的诱惑》是一部家庭伦理剧,全剧构思精巧,剧情跌宕起伏,在观众中赢得了很高的赞誉声。近期,芒果卫视翻拍自《妻子的诱惑》的《回家的诱惑》在全国播出,却引起骂声一片。看了《回家的诱惑》以后,我觉得叫它翻拍剧还不如叫它嫁接剧更贴切一些,因为剧中的很多元素都是强硬的嫁接到一起的。韩国的剧,其中自然而然的会加入韩国戏剧传统中的一些因素,而国版的,想要全面的了解这些显然是不切实际的。所以,我们的嫁接剧选择了生搬硬套,不仅剧情启用人家的,主角启用人家韩国人,甚至连主题音乐都要用原剧音乐的国语版。这样的嫁接混杂不仅让观众“摸不着头脑”意义,从另一个侧面也显示了国内剧编剧地位的丧失,编剧水准的下降。我认为一部剧集,编剧应该处在灵魂的位置,因为他指挥着全剧的进程和走向,一个优秀的编剧,是一部剧集能够成功的基础。在韩国,编剧的地位是相当高的,之所以韩剧能在我国风靡一时,“一些家庭伦理剧常常能拍到百集之上,尽管剧情节奏较缓但仍能牢牢抓住观众,正因为有扎实的剧本才能做到。” [5]然而,我们的嫁接剧几乎是跳过了编剧的过程,一味的只是抄袭,长此以往,我们的剧集中岂不是全部都充斥着外国的影视传统,那我们自己的东西要到哪里去寻找呢?“简单拷贝翻拍海外剧,并不会因为珠玉在前就能获得收视和好评。机械复制只会导致题材重复,造成创意衰减。” [ 6 ]一部剧的成功与否,在观众中的口碑是很能说明问题的,像《回家的诱惑》这类嫁接剧,口碑定是不会高的。

四、 小 结

不可否认,翻拍剧也是有些许佳作的,但现阶段大多数的翻拍剧质量还是差强人意的。我想,我们未来翻拍剧的走向还是需要改革的,想要“反嚼”就要嚼出些许新意来,否则一味的照搬老剧,实在是无意义可言。另一方面,中国已经逐步与世界接轨,我们在汲取国外剧优点的同时还要将眼光更多的放在我们的国剧自身,更多的重视原创剧,重视培养我们自己的编剧人才,重视弘扬我们的戏剧传统。让世界走近中国,让中国走向世界。


参考文献:
[1]王春丽.国产电视剧“翻拍热”的文化根源与持续发展[J]. 甘肃科技第25卷 第3期,2009,(2).
[2]邢仔芹.翻拍剧缘何成为创作主流[J]. 工人日报第005 版,2007,(12).
[3][4]季娴.翻拍剧并不都是吃剩的甘蔗——论翻拍剧如何名利双收[J]. 徐州师范大学信息传播学院影视评论,2010,(12).
[5]童姝.将翻拍剧进行到底?[J]. 中国文化报第004 版,2007 年,(8).
[6]王磊.翻拍剧难逃简单克隆窠臼[J]. 文汇报第009 版,2008 ,(10).
 

 

上一篇:
下一篇: